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交流

案例交流

他們不存在給原告灌食豬糞行為

日期:2010-07-03     閱讀:2,303次

尊敬的審判員: 
    桂三力律師事務所接受三被告鄧某、潘某、賴某的委托,指派我代理三被告參與本案訴訟。開庭前,我曾仔細地閱讀本案有關證據材料,并依法申請法院對有關事實進行了調查。今天,通過參加庭審,我對本案事實已經全面了解。現謹就法庭歸納的焦點問題發表我的代理意見,希望法庭對我的意見予以重視并采納: 
    一、關于本案糾紛的起因、經過及責任所在的問題。 
    1.本案糾紛的起因是原告的過錯行為引發起來的。 
    (1)原告對被告一家進行無端辱罵是引發本案糾紛的起因。 
    本案發生后,原告陳某曾以三被告對其灌食豬糞為由向當地派出所報案要求追究三被告的刑事責任。派出所經調查后認為原告控告三被告傷害犯罪的證據不足而不予立案。我方申請法院向當地派出所調取原告及三被告的問話筆錄證明:原告在發現其菜地有自行車輪痕跡后即無端懷疑是被告一家所為,并對被告一家進行辱罵,進而在被告潘某面前手持鐮刀進行比劃威助,隨后才發生被告潘某與原告相互對罵、推拉、導致原告摔倒在地的結果發生。這說明原告的過錯行為是本案糾紛的起因。 
    (2)原告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本案糾紛的起因是三被告共同對其實施灌食豬糞行為引起。 
    原告就本案起因所舉的證據是報紙的一篇新聞報道和醫院的一份病歷,而從新聞報道及病歷記載的內容看,均是作者(記者及醫生)根據患者(即原告)的自述而記載的文字材料,這些文字材料與原告的陳述沒有任何性質差異,其真實性無法保證。 
    2.本案糾紛發生的經過是:原告與被告潘某發生爭執后相互推拉、原告摔倒、頭面部著地并接觸到被告潘某此前存放在現場用于喂魚的桶裝豬糞。 
    (1)這一事實有當地派出所的問話筆錄為憑。 
    從當地派出所分別訊問三被告的訊問筆錄來看,本案發生的基本過程是:事發前原告陳某在被告家門前無端辱罵被告一家;被告一鄧某走出家門與原告陳某進行短時間爭辯后即退回家里喂鴨;被告二賴某回家時看到其家婆(即被告三潘某)正在與原告對罵,同時看到原告手持鐮刀在潘某面前比劃,隨后上前將原告的鐮刀奪下并丟棄一旁,之后回家煮豬食。而原告沒有罷休,繼續辱罵被告三潘某,當潘某反唇相譏時,原告即沖上前去推拉潘某,隨后,原告自己摔倒并碰到此前放置在現場的用于喂魚的桶裝豬糞。派出所分別對三被告進行訊問的筆錄相互印證了以上事實,足以認定。 
    (2)原告對于本案的陳述,前后矛盾,不能采信。 
    原告在訴狀中稱“三被告沖過來將原告摁倒在地,扳開原告的嘴巴灌豬糞,見原告昏迷后才罷手”,而原告在當地派出所接受公安民警問話,曾否認原告一鄧某參與此案。此外,原告在派出所中有兩次問話筆錄,但原告就本案的陳述前后矛盾,又屬于孤證,不能采信。 
    3.關于責任所在的問題。 
    本代理人認為,原告所謂的受損害結果,應由其自行承擔。理由是: 
    (1)原告主觀上存在明顯過錯,客觀上存在侵權在先的侵權行為。 
    從本案發生的過程來看,原告辱罵被告一家并首先推拉被告三潘某才致其損害結果發生,其過錯是明顯的,也是嚴重的。 
    (2)三被告既沒有主觀過錯,也沒有對原告實施侵權行為。 
    本案證據證明,被告一鄧某和被告二賴某沒有與原告對罵,賴某只是為了防止其家婆(即被告三潘某)被原告傷害而將原告的鐮刀奪下,此后發生的事情,與被告鄧某、賴某無關。而原告又上前推拉潘某以致其自行摔倒、身體受損,所以,被告潘某被動對原告采取的防衛行為發生的損害結果,依法不應承擔任何責任,原告身體因此受損的后果應由其自行承擔。 
    二、關于本案糾紛是否對原告造成危害,原告的各項請求是否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的問題。 
    1.關于本案糾紛是否對原告造成危害的問題。 
    原告提供其就醫的醫院出具的《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企圖證明其在本案中受到了傷害。對此,本代理人認為,《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只能作為證明醫生對原告所患疾病的診斷及其所用藥品的證明,而不能作為認定原告造成危害的證據,更不能以此作為認定三被告對其實施“灌食50毫升豬糞”的證據。理由是: 
    (1)《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所載內容均不具有真實性。 
    《門診病歷》、《疾病證明》中有關灌食豬糞的記載都是根據原告的陳述而記錄的,完全屬于證據種類中的“當事人陳述”,而原告的陳述沒有其它證據印證,如果原告單方面的、無以印證的陳述具有真實性的話,那么,三被告分別否定對原告灌食豬糞的陳述更應當具有真實性! 
    (2)《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所載內容與原告所要證明的事實不具有關聯性。 
    原告提供的《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記載其病情為:“急性支氣管炎、急性胃炎、左眼角膜損傷及腦動脈供血不足”等,但原告并未就其病情是因何引起提供證據予以證明,不能推斷得出原告的病情是因其所稱的被灌食豬糞引起的。此外,原告并未提供醫院對其所稱的“豬糞”已進行檢驗和稱量的證據, “灌食豬糞約50毫升”是患者(原告)自述的事實,并無門診醫生經檢驗和稱量后才得出的鑒定結論印證。 
    (3)《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因書寫醫生未出庭接受質詢而不具有合法性。 
    根據《舉證規則》第59條關于“鑒定人應當出庭接受當事人質詢”的規定,書寫《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的醫生應當作為鑒定人出庭接受我方的質詢,但因書寫醫生未出庭接受質詢,故原告提供的《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因不符合規定而不具有合法性。 
    另外,如果按原告代理人辯稱《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是醫生或醫院出具的單位證明,不屬于鑒定,那么,書寫《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的醫生也應當作為證人出庭作證。但因作為證人的醫生未出庭作證,故原告提供的《門診病歷》及《疾病證明》均不能成為其受危害事實的合法證據。 
    2.關于原告的各項請求是否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的問題。 
    本代理人認為,原告的各項請求既沒有事實依據,也沒有法律依據。 
    (1)關于事實依據的問題。 
    因原告的各項請求均屬于損害結果問題,但原告除了提供其住院12天支付4000多元的醫療費和1000多元的出租車發票外,沒有對其他請求提供相應的證據;此外,1000多元的出租車發票沒有載明其乘車區間,而無論是從案發地到原告就醫的醫院,或是從原告家里到醫院的路程,均不足10公里,故原告稱其支出1000多元交通費,也不符合常理。 
    (2)關于法律依據的問題。 
    本案屬于普通民事侵權糾紛,應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但原告沒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證明其嘴里和胃里有被灌食的“豬糞”存在,也沒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證明其所稱的病情與其所稱的被灌食豬糞行為存在因果關系,故原告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綜上所述,本代理人認為,原告沒有合法有效的證據證明三被告對其實施了灌食豬糞行為,其訴請三被告對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證據不足,理由不成立。請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原告對三被告的全部請求! 
    

                                         桂三力律師事務所 
                                            張宏新 律師 
                                           二OO五年九月一日

    (該代理詞于7月2日發表于廣西《法治快報》第五版上)



北京时时彩软件